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

被他笑死,但笑完有点替他心酸 …

发布时间:2021-10-13 13:24:39   来源:橘子娱乐    

娱乐圈啊,看似飘在云端,说穿了就是个职场,既然是职场,那么就有社交牛X和不牛X一说,不牛X的如张慧雯妹子,跟老板合影手足无措的样子,多少人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牛X的比如大张伟,他在哪哪就是主场,即便面对是大前辈,也不改话痨本色。

见第一面就管人家吕方老师叫胖哥,

吕方何许人也?华语歌坛大佬中的大佬,在四大天王垄断乐坛之前,与张学友一同被称作香港“双星”,

他在93年推出的粤语版《弯弯的月亮》在一代人心里意义非凡,彼时内地经济刚腾飞但香港已是国际性大都市,大批两广地区的年轻人怀抱梦想远渡香江,这首歌唱出了他们心里对故土的无限思念,

今年的大湾区中秋晚会上,许久不见的吕方再次登台,跟王耀庆一起用两种语言再现当年情怀,“遥遥怀理想,如茫然飘飘往家乡”的歌词一出来,弹幕里全是被击中的打工人,若在家乡就能实现理想,谁又愿意离开,独自在大城市里孤身奋斗?

虽然后来因为自身局限、发展路线不清晰等原因导致他光环没落,影响力也远不如张学友陈奕迅,但年近花甲宝刀不老,加之大家的情怀滤镜,老前辈的地位还是在那。

虽然吕方老师自称是“宅男小胖”,姿态亲和,但作为业界大拿的戴佩妮都对她毕恭毕敬,平时也算能张罗的汪苏泷看到吕方,也是一口一个老师叫着,

就咱们大老师,依旧保持着跟谁都能自来熟的德行,仿佛吕方老师是他住一个胡同的卖菜大爷。

忽悠人家跳舞,还说你要表情可爱你要萌,

对于唱歌一向不爱动的吕方来说,真是难死了,

这一套下来满头大汗,哈哈哈退休人员返聘再就个业怎么这么难啊~

放在别人,那是万万不敢想的,但是大张伟就很合理,一来他有种不管对谁都自来熟的本性,二是他虽然看似在拿老前辈开涮,但都在分寸之内,

吕方是第一次上内地综艺,不要说照顾镜头,对于流程都一概不知,常常听着歌入了神,猛一下被主持人cue到点评的时候慌忙找麦在哪...

他有老年人特有的不适用现代科技的特点,舞台升降机落地半天还没走下来,因为在等着前面的门打开,大家提醒他出口在后面,他才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从后面走出来...

遇上的嘉宾也多是没怎么接触过,不熟的,要是没有给力的主持人控场一般会非常拘谨,不怎么愿意说话,

幸好有大老师在,他一边调侃时常懵圈的吕方,

但是又真的照顾前辈,手指着位置让他踩这里,注意这个姿态,是弯着腰说的,

这里需要他俩一人踩一只脚到脚印上,大张伟没有先踩上去示范要怎么做,而是等前辈明白怎么做,踩上来了他才把脚放上去,

处处体现周到,给了前辈足够的尊重,他在介绍吕方时屈膝,夸张到把姿态放到这么低,

一边用比较诙谐的方式体现了后辈该有的礼貌,让前辈不至于觉得被架在高处,不觉得不熟悉周遭环境是件丢面子的事,可以在这个场子里随心所欲做自己,一边又发动嘴碎功力,贫嘴段子持续输出,调侃吕方的年龄,

对于吕方在节目上慌忙找话筒的表现,他说像60岁大爷出街,在街头晃荡,猛然被提醒中了大奖...

又擅用他那无法让人拒绝的热情,

成功把节目开始浑身写着“别搞我,我不会做”的吕方老师,

调教成了这样...

哈哈哈论搞热场子造气氛,谁比得过大老师。

不过看到大张伟在节目上努力逗贫的表现,橘看得乐呵的同时心情又有点发复杂,

大张伟一直都社交牛x症的形象示人,2016年翻红也是凭这一碎嘴子的功力,反应迅速,接话出人意料,那几年在综艺上就没有大张伟接不住的梗,

又持续输出金句,给人以“人间清醒”的印象,

在持续高强度生活节奏中看到这样一种咸鱼理念,像是贵圈一种清流,2018年黄晓明在中餐厅因为过于强势对待嘉宾被骂成筛子的时候,有人将他的霸总语录跟大张伟的剪刀一起,引起极度舒适。

就这样一个看似人生理念就是躺平,没什么进取心的人,给很多人带去欢乐,却自爆患有焦虑症,

他其实一直也没有隐瞒这件事,只是在翻红之前太不糊了,说了也无人care,红了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看似那么快乐的人其实有那么多忧虑。

小时候爸妈常常不在家,夜里睡着后哭醒发现屋里只有独自一人,让他从小就不太有安全感,长大后遭遇一次严重的挫折是跟公司解约,在那之前公司将花儿乐队捧成全中国top级的摇滚乐队,他是这个乐队的主唱,但是因为经济加音乐理念分歧,他们跟公司提解约,然而遭到公司威胁“我能造就你,也能毁了你”...

解约之后,乐队有过短暂辉煌,但之后,毫无意外地没落,这其实很大程度是因为行业没落,但年少成名、神坛跌落那年才18岁的大张伟哪懂这些,只觉得是公司不捧自己了,于是每天都在担心赚不到钱没工作...

成长经历造就了情绪问题,他前两年上《爱乐之城》,有期节目导演让他哭,他百般拒绝,是后来实在拗不过,在终于配合地流下眼泪,

当时大家已经知道大张伟有焦虑症,都在担心他这样总是不愿意释放情绪对病情更不好。

他后来在很多节目里特意回应过这个问题,表示不是不愿意释放,只是对抗焦虑症有一套自己的方法,会特意去看很多让他快乐的书,

特意写些嗨的歌,这样他在唱的时候,就会很快乐,

他说过这个病症其实好不了,只会越来越严重,但自己并不为此忧愁,而是尽量适应始终焦虑的情绪,与之和平共处~

他在节目上不停地招呼大家,其实能看出他的焦虑吧,不停想要抖包袱,努力地不让场子冷掉,

他说有些人天生是空中飞人,而自己特别想当个小丑,在节目上不遗余力给大家带去快乐,努力让大家感受到温暖的人啊心里承受了太多。

他不是什么完美艺人,个性讨喜但又有诸多抹不掉的黑点,但看到他努力张罗的样子,仍然想感谢大老师作为艺人的敬业。

最后一句

其实他不必总是如此好笑,万一有一天在舞台上不那么好笑了也没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