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

崔健消失,是年轻人的悲哀

发布时间:2021-10-13 14:08:40   来源:最人物    

“Rock n’Roll” 这个词诞生一个甲子了,崔健与它同年,都是60岁。

2021年9月,新专辑《飞狗》发布后,有人说“曾经那个生猛爱批判的老崔又回来了”,也有人将《飞狗》比作是崔健的“一步之遥”,说他“早就过时了”。

崔健不以为意。

“如果时尚是被操纵出来的,我还是过时为好。”

崔健从未放弃摇滚。在《飞狗》中,他的反击是“逆天行走”;在《时间的B面》中,他吼着“嘿!老子根本没变!”

无论时代的大戏唱到了哪一出,崔健都永远牢牢钉在那里,就像一根坚硬的、锋利的钉子。

只是,无论是《飞狗》还是其他,这些歌曲都再难掀起八九十年代那样山呼海啸般的共鸣声浪了。

他赖以成名的那个时代与氛围,早已远去。

崔健今年60岁了。

这是他的耳顺之年,也是他阔别录音室专辑的第9年。

媒体人说,在最初几张专辑大获成功后,他多多少少染上了一些“毛病”:他变得更像是一个哲学家,日常喜欢谈论西方文明的内核,音乐上则变成一个过分依仗技术与细节的谨慎小心之人。

崔健的录音师李游说:“两种不同厚度的军鼓对于听众而言没有太大差异,但对于他而言是截然不同的,今天录了一种军鼓的声音,第二天他觉得它太厚了,便会要求换一个薄的再录。”

一套鼓的拆装很复杂,需要花费2个小时。同时,对着音响的话筒有十几个,摆在鼓的四周和中间,改变每个话筒的位置都会产生不同的效果,这便带来了十几万种可能。“一个鼓就要调整一个星期。”

崔健常常在录音棚提着话筒一个人满屋子走,直到找到他想要的声音为止。

在演出市场上,崔健同样表现出了自己的“不合时宜”。

在一个叫《欢乐中国行》的节目中,崔健的乐队当着现场观众调音足有40分钟,主持人在中间不断圆场,从此很少有电视台再敢邀请崔健。

面对市场的需要,众人称他身段明显不如曾跟他同属「京文唱片」的汪峰“灵活”。

时隔9年,“不太灵活”的崔健交出了音乐上的第7张答卷——《飞狗》。

崔健新专辑《飞狗》

崔健第一次唱起《一无所有》,是在1986年5月9日,于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纪念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

1985年,迈克尔·杰克逊领衔45位巨星合唱的《We Are The World》发布,该曲成为史上最著名的公益单曲。

同年,在中国台湾,由张艾嘉发起、罗大佑创作的《明天会更好》群星演唱会,聚集了自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的62位歌星。

很快,“召集100名中国大陆当红歌星,并以同样的形式,来纪念国际和平年”的计划在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的两位年轻编辑张丹丽、吴海岗和当时未出名的作曲家郭峰的倡议下开始筹备。

崔健找到组织者王彦军和吴海岗,表示自己刚写了一首歌,希望能参加这次演唱会。演出总监王彦军把崔健列为三十位独立歌手之一,上报给领导审批。

演出前一天,领导看过排练后,冒险给这首带有西北风的情歌发了“绿卡”。

在那时,三名以上歌手同台就很难通过审批,怕“把握不住方向”。主办方吴海岗这样说起演唱会的筹备历程——“兜了无数圈子,腿也跑细了,哪儿哪儿都是墙,鼻子都碰扁了。”

很多人将1986年定义为“中国摇滚乐元年”,将那个晚上称作是“时代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