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

江志强:香港有过深情,香港有过梅艳芳 | 非常道实录

发布时间:2021-11-20 19:36:15   来源:非常道    

舞台暗,背光起,“心中感叹似水流年,不可以留住昨天,留下只有思念……”一曲《似水流年》,是歌者在唱,也是在唱歌者。她是唱《女人花》的梅艳芳,含苞待放意悠悠;她是《胭脂扣》里的梅艳芳,凄绝冷艳,柔中带刚。当我们进入影院时,我们早已知道故事的结局,但还是想好好地跟梅姑说声:“Byebye,梅艳芳”。

“03年5月,阿梅找到我,想拍一部被世人记住的电影。那时我们都相信,她可以战胜病魔…直到12月等来她离开的消息。”我跟自己说,欠她一部电影,在我心中将近20年。在凤凰网娱乐《非常道》中,且听江志强带你追忆《梅艳芳》的香江往事。

以下是访谈实录:

史航:凤凰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非常道》,我是鹦鹉史航,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江志强老板。

江志强:凤凰网《非常道》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梅艳芳》的监制江志强。

史航:江老板你好。

江志强:你好,史老师。

史航:非常高兴,因为虽然见过若干次,但有这个机会能够好好聊天,又聊一个,我们俩都很尊重的一个人,也是一个您费了很多心血去拍,而我看的时候特别投入的一个电影,所以这个特别值得。我觉得。

江志强:谢谢你。

史航:真的我是昨晚看的,我确实有若干次掉眼泪的地方,有的时候是看到梅姐的影像,有时候看到是片子中拍到的部分。这个是一个被剧透的电影,谁都知道她去世了。所以说越往后来,正常看到比如说100分钟以后该觉得长的时候我是紧张的,我担心它快要结束了,所以这个是跟别的电影不一样的一个特点。

江志强:史老师你是第一个给我这个,给我这个信息的,我自己拍这个电影我也从来没担心过它多长多短,你问我,我还嫌它短。但是说到底这个还是要面对观众。

史航:对。

江志强:还是要照顾影院的要求,排片的要求,还是要照顾到这一点。

史航:我觉得这是一个让人很安心的电影,虽然最后我们要送走一个人,但是呢其实很多时候看这个感动之后,是有一种安心。就每一处她的眼泪是有人擦的,她能沉默的人会有人哄的,我觉得特别好,所以我说这些其实还是要问一个常见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

江志强:我坦白讲,坦白这个事情蛮怪的。这个2003年5月份,五六月份,她(梅艳芳)打给我,很少电话打给我的,当时是“非典”的,还没完全过,所以她打给我说我要拍一个电影,本来她下一个事情做完演唱会就拍,就又进组去乌克兰拍(《十面埋伏》)戏的。

江志强:这个我跟张艺谋都很遗憾这个事情,但这个遗憾,不知道为什么变到一个心里面觉得我欠她一个事情,我觉得这个事我欠她一个电影,我每次听到她的歌,我觉得哎呀,我欠她一个事情。

江志强:我也说过,2009年我都想拍,但拍不了,没办法,不成功。其实到了2015年,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蛮忙的,我刚拍完《捉妖2》、《寒战》,我蛮忙的,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个,我已经年纪不小了。所以,你问我为什么拍这个电影,我答案就是我要,我要做完我的承诺,我答应梅姐跟她拍一个戏,我必须做好。就是想完成我一个心愿,就是这个人从小帮过我,我们坦白讲我都是一个比较老派的一个中国人,很相信一些以前的做人的态度,做人的有借有还,人家帮过你,你还是有机会,你还是要做一些东西。

史航:刚刚您说到80年代你们就认识,我记得就是当初你说欠她情,她帮你的时候是宫崎骏的《天空之城》,您引进的时候是吧?

江志强:我说过,但这个是我记忆错了,是《子猫物语》。第一次我跟她见面就是《子猫物语》。1987年,就是等于现在的路演,在一个商场里面,一千多人,两千人,合家欢,一小孩来看,台上面站着梅艳芳,这个电影后来蛮成功的。这个是我第一次见她,跟她进去握手,感谢你来帮忙。反正当时我也想过为什么她会帮我,当时我也很感激她,我就去求一个朋友,有没有可能去找梅艳芳出来帮我们站台,我朋友说她愿意,她说可以,那星期天过来,然后就来了

史航:我要有机会再看这电影,会想到这是梅艳芳帮着站过台的电影,就多了一层。

江志强:我等一下给你看一个照片,我有照片。

史航:直到后来就是2003年你们通电话,其实那个我知道当时张艺谋在乌克兰拍的电影是《十面埋伏》,应该她那个角色后来可能就宋丹丹老师那个角色。对,所以我觉得有意思在于什么?如果当时她身体好,她可以去拍这个片子,但说实话《十面埋伏》中那个角色跟这回的《梅艳芳》这样一个电影在她生命中占的比例一定是不一样。

江志强:不一样。当时我本来是不知道的,2003年我不知道,后来我做了资料收集,我才知道,其实当时呢她这个人,她对他人、对亲人、朋友总比对自己好,我发觉她当时为什么会找我呢?她因为要做演唱会,她自己知道自己生病,她没告诉我她病得这么厉害,要回馈给歌迷喜欢她的演唱,为什么她要演戏?她是希望演一个很最好的作品回馈给喜欢她的观众。

史航:拍这样的一部电影的时候,刚才您的心愿、您的动机提得很清楚了,你最担心的是什么?当时,每次要开机或者要筹拍,你最怕什么?

江志强:其实怕是没怕过,没怕过,我拍电影就是拍电影,我做电影从来没怕过,你看过我所有电影,我从来这个人就是,我做什么事情都会对得起任何人的。我有一点点像梅姐的。

江志强: 但担心什么呢?就是担心她身边的人会不会支持我这个事情,因为我跟梅艳芳,1987年认识到2003年,快20年了,但是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圈子里面,我们是朋友,但说不起是好朋友,根本说不起是一个亲密的朋友。我看到她很多东西都是在媒体上面、报纸上面报道的。所以是她打给我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她打给我什么,总有一天可能见到她,我就问为什么你打给我?

史航:对,这我也是很好奇,这代表着在梅姐心目中江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对你的期许。

江志强:可能我刚刚拍完《卧虎藏龙》、《英雄》,,老江的电影可能我更有演出空间,可能这样的,我不敢说。我是2015年开始找她的朋友,讲的时候我担心他们会不会跟我讲,为什么要跟你讲呢,你是谁,你说你欠梅姐,欠梅姐的人很多,那么梅姐一辈子帮的人多的不得了,你这句话没有什么的,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是担心这些人不跟我分享梅姐的一些背后。

史航:那我顺便就问一下,我很好奇,为什么选梁乐民导演来拍这部电影,最后定他?

江志强:梁乐民导演他,因为我跟他合作两部电影,好几年了,我相信他的心。每个作品,他不追求赚太多钱,他不追求成功与什么,他这个人,可能我就是看中他,我知道这个电影要花很多研究,可能我的眼光看到他,他这个人会愿意花几年,五年到六年拍一个电影,我相信他会,他会忘记一切,放下一切,做好一个电影,只要这个电影能打动他,他会愿意做这个事情,我去看重他这一点。

史航:明白,因为我记得你在别的场合也说过,说在香港除了王家卫,很少有人去几年拍一个电影,因为香港在鼎盛时代,经常一个女星可能是开11组、12组、13组,所以我觉得包括江老板你,包括就是梁导,可能有一种气质,就好的创作人的气质。

史航:那还要再说到一个人,因为你说到就一开始就说,你问很多包括梅姐身边的人,比如古天乐他要来主演,他要主演,是一个大家知道的一个具体的人,还不是一个虚拟的人,演的对不对?大家笑不笑话他和他在这里头他能得到什么?他要冒什么样的险,那你当时怎么说服他的?

江志强:我打给他,古老板,我叫他是老板,我说老板,我有一个剧本,是关于梅姐的,梅艳芳的,你有没有时间帮我看看?我说这个剧本是我,我就讲这个戏,我答应梅姐帮她拍一部戏,现在我想拍。他说好,对我还是有些尊重,应该是两个礼拜后,他说我看了,你说你想什么?你想什么?我说两个事情,我说你演刘培基。第二,我记得你很有钱,你可以不可以也投一点。这两个。当时我要跟他说大约多少钱,两秒钟不到,好,能够答应你。可以走了吗?我可以走了吗?可以走了。

江志强:古天乐不傻,一点都不傻,这个一点都不傻。明显他看了这个剧本以后,明显,我分析他这个人,很多事情都放在心里面的,不会跟你讲的,他肚子里面一定知道这个剧本是什么东西。所以他从来也没讨论到,要不要花这么多钱,从来没讨论过,他说要不要便宜点,从来没,我觉得他心里面是高兴的,是高兴得,他没,从来没说。所以我们当时特别训练的半年,古天乐半小时训练都没做过,但他肯定悄悄自己在自己的时间里面做很多资料收集,很多,不给你讲。所以我这个人对于古天乐很佩服他,也很感谢他。

史航:所以这个就是拍《梅艳芳》其实要拍梅艳芳的老友记,就怎么拍出她的老友们,大家可能希望看到各种都是电影人,都是大腕,所以这些人得值得道别,就别人得演得好,我们才觉得可以道别这样的东西。因为她,包括像林家栋,像李子雄,白只这些来支撑她,但是我们绕回来,包括杨千桦这些,但是我觉得他们都非常合称到位。

史航:但是王丹妮,我觉得她很有意思,因为她是模特出身的,然后我看资料她跟梅姐一样也是单亲家庭,所以就是真正王丹妮你们定她的时候,还是因为什么?

江志强:我最感动就是她的态度,她做人的态度,我们选的是一个,因为我们不是做模仿,从来没,本来没选她,根本就不像,外形上没有那么像,特别高,没有特别像,但是她的眼睛这些东西,本来放弃她的,但是因为这个过程中里面,我对她的过程中里面这个人特别坚毅,这个精神对我来说是能够,你愿意不愿意做这个事情呢,这个对我来说,我作为一个制片人,我非常看这些东西的。

江志强:有两个是一起演,这个事情,因为她是一个,她已经是,她是有名的,fashion秀见到她的,她放弃一切来,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是最大的鼓励,因为她会专心专意,她就这样说为这个戏我都放在这个电影里面了,一个蛮火的人,不是蛮火,就是一个有工作的人放下,专为这个事情,什么时间叫他训练,训练的时候,六个钟头给他训练,完了以后自己花钱再训练六个小时。

江志强:这个也很难不选她,所以上天还是很公道的,她的努力没有白费,她最后,从来不唱歌,从来没演过戏的人,最后自己训练,家里训练,在陪跑的最后一天,她上台走一场戏就把我们全部人,全部的哭,你明白吗?

史航:我看别的访谈里也说了,有一个一直跟梅姐很久的,十几年的工作人员化妆,说老板你要不选她我就走了。

江志强:真的。这个人跟我还是很亲密的,因为她以前拍很多电影的时候,拍很多梅姐的戏,2000年开始她就拍了我很多戏,所以她跟我很熟,她知道她讲话有用,才讲一句话,因为她跟她化妆师说,因为她以前梅姐很多电影都是她发的,因为化妆,她当时有一个角度,她当时有一个角度我吓一跳,她回来了,她跟我说,不是每一个镜头,但是某一个镜头,某一个角度,我曾经做过这个事情,几年前,她就感觉,因为化妆用不同角度看的,她说有一下,我看到梅姐回来了,不是特别说这个,但很多这一类的,很多类型的东西是另我们梅姐回来了,我们终于可以拍电影了。

史航:其实这个片子里头,很多时候是丹妮很出色的演绎,也有时候是梅姐真实的影像,那也会有人觉得梅姐的真实影像少了,我其实想看她,我是奔她来的,还有人说王丹妮她演的这么好,我反而我觉得我会跳戏,你们当时的标准想法是什么样的?

江志强:这个百分之百是导演的构思,导演说了算,不是我说了算,因为我们其实有一个版本,当时有一个版本完全是王丹妮的,有的,她全部发出来的,演唱会她全部唱完的,有的都拍完的,有的。后来我们也想过这个事情,到底我们为什么要拍这个电影,有想过,因为我们要去电影节拿奖,那肯定不能有纪录片的,如果那个电影要去电影节拿奖就完全不可能。

史航:就像不能配音一样。

江志强:我们这些问题,后来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后来也很清晰了,我们为这个电影,因为梅姐,好像整个电影最后一句话“我希望大家记得我”,记得我,这句话我相信她不单单想告诉认识她的人,我相信梅姐为什么把生命最后的遗体都捐献给大众呢,就是她还是想一些不认识她的人。

史航:最后也能因此记得她。

江志强:都会希望知道有这个人,知道有这个,都要知道我这个人,既然这样我们就想,到底你编的东西是不是你编的,力度不够,不真实,观众真的,王丹妮没有做到观众认同的,叫到一片骂声,拍《梅艳芳》拍的怎么,反而害了梅姐,你明白?这个是我自己,不是梁导。所以当梁导决定,他确定的,我们还是用这个方法来试一下,试完出来我们觉得,我自己觉得梁导真的厉害,还是感觉不一样了,起码如果我是一个不认识梅姐的人,我看了电影以后觉得你们没有吹牛。

史航:就关于这个比例的问题,我觉得是这样的,突然出现真正梅姐的影像我会很感动,但感动同时是被刺痛,因为她没有了,越看越知道没有了,看到有,想着无,这是很折磨的。但下一分钟看到的是丹妮,她在那说话,她在那吃东西,她在那走路,她在那哭泣,梅姐还在,我觉得这个时候恰恰就是真实影像之后我们丹妮的演绎是一种安慰。

江志强:谢谢,梁导一定很开心听到这些。

史航:因为你刚说到这儿,我想起也有是一个编剧也是导演,徐浩峰,是《一代宗师》的编剧,《师父》导演。徐浩峰他有本书里写一段话,他说一个人,他搞艺术,写一首歌,可能当时没人喜欢,或者盖一个房子别人说不好看,又隔了80年,有人路过这房子说这房子蛮好看的。他说人往往是等不到人,为什么要艺术,艺术是替人等人的。所以就是包括你们这部电影,包括她(梅艳芳)的歌,很多东西就这样。但是我们当然希望的就是能够把它推广的广一点,让艺术等人,一开始等到人多一点,但是等到少也没怕,我们只要,它是一个绵长的东西。所以说您对这个片子的未来市场预期,您是怎么感受?

江志强:我已经,作为一个,怎么说呢,以前拍电影我们是当商业的来计算,票房,看互联网卖多少钱,海外能卖吗,这个电影没有这个压力,我自己这个压力最重要是看,你说的很对,有没有人看懂这个电影,有多少人看懂这个电影,有多少年轻人看这个电影,我很关心有没有年轻人来看这个电影,他看完的感觉怎么样。

江志强:有一个我在路演碰到几个另我非常安慰的,有一个在成都的,有一个女的站起来说我是一个护士,我做医务的,我看完这个电影我很感谢你拍这个电影,里面这个梅艳芳,因为梅姐跟医务人员搭戏,而且看这个电影很多人对我们女性,知道她这个事情对于女性身体检查这方面,对待这个事情,我很感谢你把这个事情拍出来,我从来没想过有一个人这个角度看这个电影。

江志强:一个小孩,又是差不多,我差不多也是哭出来了,她说我看这个电影因为我现在在武汉学校读书的,她说我爸爸妈妈在乡下,不知道哪个地方乡下,我从小听到我妈妈听梅艳芳的歌,我看了很感动,我想到我妈妈,我现在打给我妈妈,这个是另外一个角度,我说居然有一个年轻人因为她妈妈听过这首歌她会来看这个电影,但是我觉得很感动,这个事情。所以这个电影它有不同的信息能影响年轻人,我就很安慰,所以你问我有什么期待,我这个电影拍完出来,得到老师你刚刚说的事情,对我来说很满足了,就够了。

史航:我觉得梅艳芳是给人不仅是安慰感动这些,我们看电影常说的词,还有一点激励的,就是她的那些歌里头一直有一种光明磊落的那种气质,和那种熊熊燃烧,咱们现在老说一个词燃,她是很小的个儿,但那个燃烧感是特别强的

江志强:你这翻话对我们,这是我们花了6年的事情,终于有人把你所有细节的东西都看懂,这个很有意思。

史航:你知道我是吧,在看你片子之前我先看网上花絮一些预告片,比如有汤唯,有梁家辉他们讲,所以这个我是先看了别人的视后观影的感受,再去看的片子。后来我觉得我能理解他这个感觉,就是这种所谓黄金时代中间,就是港人那种情感。就是我们要证明香港有过这样的深情,香港有过这样的奇迹,香港有过她,我觉得这个对年轻人来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教育。

江志强:我跟你说,杨千嬅跟林家栋,其他我记不起了,听到要拍《梅艳芳》,他就,杨千嬅刚刚在TVB拍剧,她在剧中间里面她说梅姐的戏我来演,不用说了我来,你可以告诉我,我去跟TVB讲,这个不是我的,它是梅姐自己的,我是相信你不会去消费梅艳芳,但是反正是梅艳芳的事情我都要来,我必须来,这个是我的责任,厉害就厉害这里。这些人以前来了经常讲,林家栋,他叫她阿姐,阿姐的事情我来,他说可以的,不用找其他的,你就副导演跟我哪天哪天就可以了。你看杨千嬅今天刚下飞机来就路演,还在写票跟我去,明天还要去广东嵩山,再去什么地方的票,她现在很火,很多电台的节目,阿姐的事情我要做,这个是梅艳芳这么多年的事情,人家对她的爱出来的,18年以后还是愿意,怎么辛苦都出来帮,为了阿姐。所以这个不是我的魅力,是梅艳芳的。

史航:其实在香港很少有拍这种传记的,这样的历史。

江志强:因为不赚钱。

史航:我想说就是这一点,所以你刚才说的对,真正改变心灵这些故事,大家又觉得难拍,又觉得不赚钱,两层风险,可能口碑也没有,票房也没有,这样的东西。那么就是现在你已经一路路演,跟圈内很多朋友都打交道,你收到的反馈有什么是有意思的分享,或者说比较意外的?

江志强:其实我最,我说嘛这个不是一个赚钱的事情,我收到比如说你今天说了很多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因为你看这个电影,你看得出导演的这个,其实我们这个电影演的其实,所有电影都是,票房买多少,你找到一个跟你基因认可的事情,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做这个事情没人看得明,没人看得懂。

江志强: 张艺谋跟我说他说老江你拍这个电影非常好,有意思,他居然可以利用一个梅艳芳这个人物把香港几十年的影圈里面的这个东西能够拍出来给我们听。

史航:不止是梅艳芳三个字,后面。

江志强:对,你们愿意花这个钱,花这个心血,去把这个细节重现,因为很多时间都想放弃,算了,这个事情真的什么事情都有难度。

史航:当然。

江志强:红馆从来不是陪你拍戏的,最后给我们说服,留五天给我们拍,真的是把这个舞台搭出来。很多这类电影就觉得这个事情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我花这么多时间没有白花,还是有人看到。

史航:电影中有哪一刻打动你,是作为一个观众,作为观众的江志强和作为读者看资料的江志强,就有什么地方是你对她有印象的东西?

江志强:以前我对梅艳芳就是她的印象是,她一开始唱《似水流年》这些歌。

史航:《似水流年》。

江志强:我当时觉得就很喜欢,我觉得当时这个阶段觉得她唱得很好,因为第一,因为当年的年代香港都是充满商业电影,不是新一型的喜剧就是成龙大哥的对不对?《似水流年》出来这个事情,因为你要知道我自己做很多艺术电影的事情,我觉得很好。而且其实我有听到梅艳芳的歌,我觉得很惊讶,到今天我都惊讶,一开始听唱歌真好。

江志强:另外一个令我惊讶就是《审死官》。我非常崇拜周星驰,第一次我看到一个女的压着他,演喜剧上面居然能压倒。通常你跟周星驰演戏都是配他的戏。当时我看这个电影可能因为是杜琪峰导演,我觉得梅艳芳居然能够演喜剧,能不输给周星驰,这个是我觉得她真的能演。当然我看过她其他的文艺片,《胭脂扣》都看过,但居然这个梅艳芳能在喜剧都能盖过,证明她除了一个很好的个性以外,还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演员。所以你问我印象最深的,她两个事情在印象中我觉得她两个是一辈子都记住的一些事情。

江志强:你问第二个问题,所有在电影里面很多很多的梅姐讲的话,都可以说是我们资料里面有些是真的,有的是真的感受到的,没有假的,她讲很多做人的价值观,做人的态度。我们做这个电影没有特别,完全没有做一些说教的事情,也没有特别把观众人家的,骗人家的眼泪,也没有,都没有做这个事情,不是想做这些,就是想把这个人的直接告诉大家而已。

史航:我其实回想起来这个电影中,一个属于王丹妮的塑造,一个是梅姐真实的,有两处其实都是可能像显笔一样但我很打动,一个是丹妮演的,她去录音室,就是先是大家赌她的夜宵前能不能结束,然后最后她要知道这个故事,完了打电话给监制,完了她在听。突然她唱这两句,大概就是明明付出了所有努力,明明一切在所不计,但就那两句话,我当时听起来那种悲伤,就像在自己遗书中说的那句话,就是为什么,我一辈子没做坏事,真的她付出所有努力。所以因为你知道她所有结果,所以等于那一刻她真正走向红毯,走向另一端,就是在录音室那开口唱的第一句,就是戴上耳麦之后,所以那一刻是我一个哭点。

史航:再有一个就是真实印象,就是最后那个1:99的时候,真是大家喊梅艳芳,一个一个人,前面那么多明星,你看到陈慧琳,你看到刘德华,突然这一刻最后提到梅艳芳,她在那是工作台的那个地方,她就是喊到了,好好,我上去,是最随意的一段,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瞬间,就特别的,她在一个她热爱的事上,她到底是天皇巨星,还是后面的工作人员,还是一个工作人员被叫到前面叫成为天皇巨星这个过渡,对她是无所谓的,就是她只要在看她喜欢的事,她不介意这是自己在C位还是不在C位。就那一刻我觉得认同感超强,就是仰望她。

史航:所以我就觉得梁导选的真实影像真不是随便选的。所以这个片子我现在只能说它一个我很快去二刷的一个电影,我也觉得就是江老板其实你做这个事,还是那句话,你对得起梅姐,而丹妮对得上梅姐,最后这个是对的电影。

江志强:谢谢老师,感谢你的鼓励,我今天一定会跟导演通电话,给他分享今天跟你的对话,我们拍这一类电影的人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所以我自己觉得很多人都问我,我来了以后问了很多人,我问了邓超,我问了张艺谋,我说是不是做了这个事情有些傻,在内地来说一个在内地做很多电影的人,我做这个事情有一点傻吗?我真的问起来我真的觉得很值,今天听完成你讲我觉得够了,谢谢老师。

史航:谢谢,我来得也很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