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

他出手,明星全要站好

发布时间:2021-11-23 09:05:33   来源:Sir电影    

今天不聊影视剧,介绍一种职业:

一秒钟的工作,收益可能过亿。

第一位兼职选手,周润发。

他曾拍过一张巩俐化妆的剧照,拍卖出318万高价。

第二位全职选手,傅军。

往前数20年。

中国影史有部经典,《鸦片战争》。

这部片开拍十多天时,导演谢晋给投资方看了一些傅军拍的剧照。

其中有一张,表现硝烟场面的照片,直接令对方当场拍板:追加500万投资。

那可是90年代的500万啊。

……以上,像是搞钱的玄学?

其实,Sir要介绍的是 影视圈背后的“一秒钟导演”:剧照师。

这职位你可能没听过,但懂行的导演一定会请——

王家卫有名言,“做戏即做细”。因为他懂得越是意难平的爱情故事,越发轫于端倪。

多少你眼熟的“王家卫剧照”,其实是出自同一位剧照师之手。

△ 《2046》《花样年华》《春光乍泄》的剧照师为夏永康

对了,电影《梅艳芳》的海报也由他操刀。

上周刚宣布定档的《误杀2》。

连发三组剧照和海报,收割了一大波关注度。

上能拉投资,下能吸流量。

越来越多导演,把剧照当成影片视觉的一部分。

好的剧照,无形中也为影迷完成了一次购票初选。

如果说,导演拍一部片,90分钟起步。

剧照师则是用照片另导同一部戏——

在一秒内吸引注意,无声传递出片子的背景、情绪和高潮信息。

01

剧照师,大家“最熟悉又陌生”的有谁?

Sir认识的朋友,聊起了一位。

孔德胜。

他拍过的剧照,你肯定眼熟——

《绣春刀》。

《人潮汹涌》。

《奇迹》。

说到剧照师,你想象中的可能是:

随心所欲摆拍演员,灯光、布景全到位。

实际上,孔德胜最常面对的是:

执行导演时时刻刻掐着时间,举着大喇叭在现场喊着:“剧照老师抓紧时间,赶快拍!”

要么就是正式拍摄前:

“演员老师这边只走三遍,老师辛苦!”

潜台词就是,摄像机开机前这三遍走戏结束后,剧照师没法再拍到相同的画面。

因此 剧照师,也被称为“片场刺客”。

讲究的,就是眼明手快。

作为片场唯一可以拍照的人,孔德胜可能闪现在任何一位工作人员的身边。

甚至,头上。

△ 孔德胜在《解放·终局营救》《奇迹》现场

呵呵,乍一听很苦逼?

但也是剧照师的乐趣所在:

片场所有人都在听安排就位,只有剧照拍摄的内容,不会出现在剧本和通告单上。

每一场戏都不一样,每一秒钟都可以开启创作的另一片天地。

那,摄像机在哪,剧照师就在哪?

要真这么干。

别说摄像会不会嫌你碍事儿,导演都不一定会请你。

孔德胜经常说:

“剧照不是单纯的画面截图。那些观众看不到的视角,才是镜头抓取的地方。”

而在定格一秒钟之前。

剧照师关心的不仅是这场戏演什么,还有摄像机的机位、演员往哪儿走,灯光往哪打。

为了避免片场最忌讳的“穿帮”。

拍大全景时,抓中近景画面;拍中近景时,抓特写镜头。

把握好一切,才能按下二次创作的开关。

比如电影《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中。

孔德胜观察发现,烟雾飘到光源下时,瞬间加强了场景中阴郁的特质。

他赶紧跑到高处,记录下一次抓捕的窥探。

但……

剧照师不可能永远在远处啊。

在剧组摸爬滚打11年,孔德胜摸出了一套和导演、演员打交道的“破冰心得”:

因为“有时演员发现镜头后很愿意表现自己,有时又觉得影响自己入戏”,剧照师得把握好安全距离。

一开始,我会用长焦镜头在远处拍摄,不刻意接近。

拍摄几天后,我再选一些满意的照片,让演员看一看。

如果演员能认可,后面自然能拉近距离,容易开展工作。

再早一些,拍摄《绣春刀》时。

那时制作方还不太重视剧照,剧照师业内没有统一的工作标准。

很多剧照师基本一天就在现场待几个小时,也不负责修片。

但孔德胜就跟着大部队从早到晚出工,尝试拍一些那时不太流行的幕后工作照、环境照,晚上收工后,再统一调色修片。

大概一周后,孔德胜给导演看了剧照。

没想到,在那之后导演就把每天看剧照当成了快乐的事。

那 天天见艺人,剧照师是不是和很多明星都是朋友?

Sir一问,确实会有明星主动加孔德胜微信。

但人家说了,在片场工作不要目的性太强——

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

其他事自然水到渠成

先做人再做事

是剧照师在片场的生存法则

剧照师,其实特别讲究心慢、手快。

在短内容如此泛滥的时代,很多人每天只看15秒的视频、140字以下的文字,信息摄取能力极速退化。

而剧照师每次接到不同类型的片,必须紧跟市场,主动更新自己的大脑“配置”。

为了一张照片等上三五个小时、甚至三五天,也是家常便饭。

因为一张好的剧照,是电影的名片,更是剧照师的名片。

扫码预约本周三晚直播

听更多剧照师的行业内幕和片场八卦

从《绣春刀》结缘。

孔德胜被周一围邀请担任私人剧照师,包揽对方几乎所有的活动摄影和影视剧照。

参与《我不是药神》后。

孔德胜又收到文牧野导演的邀请,为2022年贺岁片《奇迹》拍摄剧照。

好,以上都是个人故事。

你要问剧照师收入怎么样?发展前景有多少?

孔德胜的视角未必全面,还得看看行业大环境。

02

回到孔德胜入行那年,2010年。

在一次杂志拍摄中,孔德胜结识了筷子兄弟(肖央、王太利)。

后来,肖央导演的第二部短片《赢家》,为孔德胜敲开了剧照师职业的大门。

这一年,国内影视物料行业刚刚起步。

随着微博、微信的崛起,电影营销的阵地进一步扩大,剧照、海报、预告片等宣传物料越发被重视起来。

这一年起,国产电影也在突飞猛进。

2010年,526部,全国总票房100亿元。

2019年,1037部,全国票房翻了几番,640多亿。

事实上,在信息碎片化的今天。

除了导演、演员这些“硬件”。

剧照、拍摄花絮、海报等“软件”,早已成为影视剧宣传的必要武器,也是电影票房背后看不见硝烟的战场。

拿去年来说。

四部春节档,齐刷刷在同一时间发布了新一轮海报。

据新京报统计。

2020年要想进票房前十,平均一部影片需要36.5张海报。

△ 来源:新京报传媒研究

除了极少数用到手绘,这些海报都离不开剧照师的拍摄。

再比如去年大火的,《隐秘的角落》。

Sir估计。

十个人中有八个,都是先被这张海报吸引,入坑后又沉迷解读上面的角色关系。

追剧上头还不够。

大结局前两天,片方公布了20多张剧照,让影迷们在“隐秘的美学”中无处可逃。

有多美?

Sir不多说,放几张上来自己感受感受。

如果说,十年前是中国影视物料行业元年,孔德胜幸运地踩中了剧照师行业发展的风口。

如今,正是剧照师的黄金年。

收入这块,Sir特意请教了业内的几位朋友:

剧照师的收入跟整部戏的投资成本成正比。

越是大制作,剧照师的待遇就越高。

小的像网大,拍摄10-20天,基本上是1-2万;

大制作如电视剧,一般会按照集数结算,每集5-8千。

拍摄耗时长的院线电影,一般按天结算,平均每个月能有三五万。到更资深的剧照师,每月10万的都有。

另外,剧照师属于剧组标配,大的项目最多需要3-4位。

更有岩井俊二等关注创作的导演,会专门留出时间,允许剧照师引导演员,拍出跟剧本不一样的画面。

对比剧照师的超长待机时间,这收入算高吗?

Sir老实说,剧照师不能算一线的“高薪职业”。

但仔细一想。

职业千万种,本质其实都一样——

如果工作是个需要持续进行40年的游戏,能让你不断接受挑战、成长、升级打怪,那就是你的“黄金职业”。

从这个角度看,剧照师自然是孔德胜的黄金职业。

△ 孔德胜与《无间道》编剧麦兆辉、庄文强

同时。

Sir心里也打了个问号:职业再黄金,都抵不过行业寒冬啊。

没戏可拍时,剧照师咋办?

孔德胜摆摆手,给Sir科普:

剧照师是靠摄影手艺吃饭的。

下至18岁,上至60岁,都可以吃这碗饭,因此这首先是个不存在年龄限制的行业。

他也见过很多同行转岗、转行成功:

因为经过长期的剧组训练,剧照师对于光影的敏感度远胜于他人。

不想拍剧照了,转行拍活动、拍婚礼写真,完全是降维打击。

继续在影视圈里打转的,做纪录片导演,或是做海报摄影师,收入会更高;甚至熟悉剧组工作流程后,还有转做摄像师和美术指导的。

看到这,肯定有人问:都说缺剧照师,怎么还有这么多换汤不换药的剧照、海报?

Sir觉得,这大概是每个行业的共同痛处吧。

干行活的多,磨手艺的少。

孔德胜也说了: 有需求,不代表门槛低,手艺要求低。

毕竟一年几百部片,题材再丰富也容易撞车。

Sir随手打开豆瓣,选个最新上映的“爱情剧”,差点以为在玩连连看。

做好剧照师,你得跟得上时代,得为片子做些心机设计。

比如拍摄《解放·终局营救》时。

孔德胜特意选用了一台没有彩色功能的相机,和35mm-F1.4镜头组合进行拍摄。

这就意味着,他既要不影响剧组拍摄,又要想办法找到很近的机位,才能拍出有质感的黑白剧照。

到了历史题材的《黄克功案件》。

孔德胜又特意找到那个年代的机械胶片机,只为还原1937年的陕甘宁边区样貌。

而在年轻观众为主的《长安十二时辰》。

影片喜欢用华丽的长镜头渲染气氛。

只是……

长镜头在拍摄时需要超强的现场调度,一不小心就会穿帮。

比如有一场戏用了运动长镜头,剧照师和录音、灯光都紧跟在摄影机的后面。

谁知实拍时镜头突然转向了后方,后面的人全员卧倒。

这突然一趴,镜头免不了阵亡。

因此这部片留给剧照师的创作空间特别少。

但剧照公开后,你会看到很多倾斜感的构图,反而更有张力。

△ 剧照师为孔德胜的同事崔扬

做好剧照师,就像一个杂学积累。

你得熟悉60后到00后的社交方式,和剧组成员打好交道;

还得知道监视器、灯光、收音等各种片场“潜规则”,才能见缝插针地拍照;

最关键的, 是有耐心,去等待、预判、捕捉“一秒钟”的高光画面。

“张艺谋御用剧照师”白小妍,在访谈中说道:

你要把每次拍摄

都当成一个能勾起你魂的事情

你要把所有时间都放这儿了

就一定能做好

如果说电影,是造梦的艺术。

剧照师,就是梦境记录者,悄然摄取电影的“细枝末节”。

但正是这些细节,烙下了影迷对片子的关键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