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

她没红真的不可惜

发布时间:2021-11-23 09:05:34   来源:柳飘飘了吗    

邓家佳又被夸了。

《扬名立万》里她扮演的舞女苏梦蝶,一身旗袍,举手投足都是风情。

眼里含泪,轻轻一个低头。

就算没看电影,也能瞬间被她调动起情绪。

苏梦蝶的故事,飘过两天再聊。

但看完她在电影里的表演,飘觉得,这一次,邓家佳又交了一部好作品。

她的确是那种无论作品好不好,角色都货很足的演员。

正如《扬名立万》让人感动的一点是:

当85花还在执著于演古偶时,当年那些网剧主创,却一直坚持在做好作品。

飘先前写过一篇邓家佳的旧文,当时就聊到,邓家佳塑造人物有闪光点,很能让人共情。

回溯这些年她演过的角色,飘真觉得。

比起85花,同为85女星的邓家佳,没红一点也不可惜。

说起来,邓家佳真担得起“坏女孩”专业户这一名头。

首先在形象气质上,邓家佳就“得天独厚”——

有一说一,现在的小姨妈,其实是适合演有些“坏”的女人的。

她最早是圆脸型、五官更钝,慢慢地,下巴愈尖、鼻梁更挺。

如今脸上锐角更多。

一张糅合了两种气质的脸——

一双大眼睛,一直如少女般盈盈,装着能打动人的真实情绪。

但脸部轮廓线条不够流畅、略有些僵。

这样的邓家佳,其实并不适合氛围更单一的傻白甜。

她的楚楚可怜背后,总像带了心机,或者说,藏了故事。

在扮演表面恭敬听话,内里却是“高风险高回报的战斗型人格”的胡皇后时。

显得尤其对味。

但,“像”,只是第一步。

要把“像”落到实处,还得演得好。

捋捋这几年她出彩的角色,人物设定都不讨好。

《全民目击》里的富二代林萌萌,是杀害父亲女朋友的“少年犯”。

而《无证之罪》的小三朱慧如,柔弱,心机重。

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一头长发,说话轻声细语。

事实上,一碰到危险,内里的狠劲就被逼出来了。

被黄毛侵犯时,慌乱中痛下杀手,而且,不止一刀。

邓家佳的“坏”,不是写在脸上。

而是流露在顾盼举手投足间的

为摆脱罪行,必须在警方面前演一场戏。

还是那么楚楚可怜的样子,谎言却讲得不动声色——

先一脸镇定地说不知情,可眼神的游移、眼皮的抖动,出卖了她。

原来,装不镇定,是为了引出后面,所谓的“真话”,让这场戏显得更逼真。

隐藏得不可谓不深。

而胡善祥这个野心勃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事业型女性。

更是被称为有“狡黠美”,灵巧,却不好惹。

在她向上攀爬的路上,任谁也不能阻挠。

昔日同为宫女的姐妹,到处搬弄自己的是非,为了堵悠悠之口,杀心已起。

这厢还轻声细语,亲手拭泪,说着:小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

那厢笑里藏刀。

等对方放下戒备,骗她喝下早已备好的毒酒。

一个眼神,就能让人不寒而栗。

对朋友狠,还不算什么。

即便是亲姐姐,也是说翻脸就翻脸。

当初,失散多年的姐妹重逢,感情别提多深厚。

可,一旦姐姐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便按捺不住“撕X”之心。

自己怀了孕,孩子被封太子,特意把身为妃嫔的姐姐叫来喝酒庆祝,做足显摆的架势。

可等到姐姐怀孕了,她却阴阳怪气地说:我不喜欢这个孩子。

吓得姐姐一秒弹开。

胡善祥的野心,是把皇族都不放在眼里的。

而她的狠辣,也暗藏着旺盛的生命力。

就如邓家佳形容,那是只长在黑暗丛林里的动物,所有的一切就是活下去。

捋捋林萌萌、朱慧如和胡善祥这三个角色,才发现,邓家佳早就不只是那个只会“抢戏”的唐悠悠了。

她装得了无辜,也能耍得起心机。

这些观众缘有明显硬伤的“坏女孩”,愣被她演得值得深究起来。

没想到吧,喜剧出身的小姨妈,角色风格不仅早早“叛逆”。

耍起“狠”来,也一点不像善茬。

但,正如胡善祥一介女反派,下线时依然惹出了一堆眼泪。

林萌萌和朱慧如,待遇也差不多。

明明人设有大硬伤,却偏让人恨不起来。

这就很有意思了。

当年蓝盈莹演浣碧,好在哪?一想起来就让人恨得牙痒。

不讨喜的角色,演得愈像,愈招人骂。

可邓家佳却相反——她“坏”起来,一点不招人烦。

这又凭什么?

一句话,邓家佳演出了角色的灰度。

细品林萌萌、朱慧如、胡善祥这三个角色,共同之处除了“不讨喜”,还有一点——

她们身上,都泛着人性的幽光。

即使是三人中情绪层次最单一的林萌萌,之所以会和父亲的结婚对象生出摩擦,被当作杀人的第一嫌疑人。

表面全因她骄纵叛逆又有心机,但这叛逆更深处,犹带着单亲少女的懵懂和孤独。

朱慧如和胡善祥,则再深一层:

那是实实在在地被困于现实环境、有巨大人性弱点的女人。

有胆子与虎谋皮、做派充满争议,但内心深处却始终有挣扎的痕迹与火光。

最后呈现出的,不是纯粹的坏,也不完全无辜。

而是雾蒙蒙的、灰色调的人物。

邓家佳,其实是擅长深挖人物灰度的演员。

典型如《无证之罪》的朱慧如,她精准抓住了这一角色的三层——

情妇、凶案嫌疑人、受害者。

为了哥哥的手术费,朱慧如被土老板孙红运包养。

日子过得多憋屈?

一双眼里死水般无波,面对警察“喜欢宠物怎么不养”的询问。

她轻描淡写一句话,却听得人毛骨悚然。

养了三天

被踢死了

孙红运对她有近乎变态的占有欲,她提起时却连一丝挣扎的情绪都没有。

唯一死水泛起微澜,是她遇见正室夫人时。

连正脸都不敢露。

微低着头,对方还没来得及大动干戈,她已经因罪恶感而惊慌失措。

一个内心有良善的“小三”,同时又懦弱、被动、做着依附外界的莬丝花。

可作为凶案嫌疑人被审问时,朱慧如展现的又是另外一面——

楚楚可怜的外表下,底色是镇静且聪明的。

警方委婉套话,她回得真假难辨。警方逼问,她也不输阵。

前两面一点不讨喜,所以更容易让人忽略了,朱慧如的第三层身份。

她也是隐藏最深的“受害者”。

给人当“情妇”是为了亲人。

杀人是险些被“欺负”的疯狂反击。

就连好不容易摆脱过往,重逢了从前的男友,以为看到被“救赎”的希望。

最后却发现,所谓温柔爱人,其实是个更懦弱无耻的恶棍。

而邓家佳,也着实太会“哭”了。

被凶残至极的凶手绑住,高温铁水眼看着泼下来,一旁的男友却不敢救她。

胶布挡住朱慧如的半边脸,情绪,早被一双眼睛传递分明:疲惫、对求生的疲惫。

哀莫大于心死。

又做情妇、又杀人的女主,为啥让人怎么也恨不起来?

因为那些情绪背后,都有让人戳心的真实。

邓家佳演出了朱慧如懦弱的一面、冷静的一面、良善的一面、被逼到绝处的狠劲儿。

以及,当这些面目,在她的身体里不断“打架”。

那些极尽真实的自我挣扎和痛苦——

剧情最后,朱慧如当面揭穿男友的丑陋,费尽心思逼他一起自首。

脸上柔怜之色完全褪去,充满着咄咄逼人的狠意。

但这也是她内心真正得到和解轻松的时候。

终于不再与心里那丝罪恶感抗争,主动为自己做出的事负责。

此时的朱慧如,比最初的她“狠”了,也比最初的她“坚定”了。

带灰度的人物,难演。

因为他们往往层次复杂,情绪难明。

但,演得好了,却能让观众在品这复杂况味时,生出一丝悲悯。

这悲悯和不忍,并不是源于无知,而是真正看懂了角色的处境,对角色的共情。

从林萌萌、朱慧如、胡善祥,邓家佳还原了人物的复杂层次,甚至演出各层次间在角色内心的“此消彼长”。

最终,让观众看懂这些“坏女人”。

有灰度的人物,她接住了,观众理解了。

这就是邓家佳的本事。

这次出演胡善祥,邓家佳又博得好口碑,不少人替她鸣不平。

有认为她被低估的,也有为她感到可惜的。

说她一直被低估,飘飘认可。

毕竟,她驾驭得了喜剧角色——

不管是“小姨妈”唐悠悠,还是《十全九美》里的南宫燕,都能被她立住。

而且,不需要扮丑博笑点。

一个豁得出去的、略带夸张的动作,就能让人发笑。

一转型,演起复杂的角色,也能迅速洗掉喜剧的标签。

资源好,也会挑本。

《全民目击》的角色,就是她争取回来的。

起初,林萌萌这个角色并不是预定给她,那时她已经29岁,出演19岁的林萌萌,导演认为,会和原先设想有一定落差。

但邓家佳看准了,这是个不容错过的好本子,于是向导演争取,两星期内减重15斤。

她也能看到这些不讨喜的角色背后,吸引人的地方。

《无证之罪》剧本,一个细节,就能让她感受到人物的张力,决定去演。

说白了,她不是没有大红的质地,有实力、有眼光,本可以更好。

但真说替她可惜,飘飘倒觉得不必。

一来,邓家佳是对本子有要求的演员。

采访时被问到《全民目击》之后,为什么没有乘势而上?

这两年我发现可供选择的电影太少了,又不太愿意去拍一些质量不高的电影,与其这样,还不如把心思花在电视剧上,起码拍摄的时间很长,又能得到锻炼。

这样的“挑剔”,是选择,也是限制。

求精不求量,结果势必是:作品不多,也很难维持大热一时的人气。

毕竟,靠戏出名的热度,本就是瞬间烟火。

轰轰烈烈烧一阵,很快便烟消云散。

而作品少,冷却的时间长,不火,也是自然。

再说,角色类型相似,也是限制

都是表面柔弱可怜,内里不简单的女性。

尤其到了胡善祥,已经是“黑化”女主的顶峰了。

再往下演,创作空间只会越来越逼仄。

她并不是没有跨界的能力,那些漂亮的转型,就是证明。

偌大的娱乐圈,想红,想火,就得急速奔跑。

可邓家佳却在谈“等流心”:等待好剧本的时候,要保持平常心。

做娱乐圈缺少的那一类演员。

那,现在走出这样的路,也许是她愿意看到的。

飘飘不愿说“可惜”,是因为不愿将她理解为因一时冲动或看不清局面,导致自己进冷宫的“三集死”。

她是那种随心也走心,更能做到只要想,完全可凭自己能力走出来的人。

更何况,无法使深度与流量呈因果关系,而是完全分割开,这本就是昏君行为。

如今造成安心演快餐角色的一定大火;

耐心深造打磨的,必定凉凉;

有口碑便无叫座,你想靠实力就注定孤寂这种种怪象的……

说实话,绝不是“邓家佳们”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