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

豆瓣9分片单,「冬季治愈」非它莫属

发布时间:2021-11-24 06:05:44   来源:朝阳公园东七门儿    

最近,通勤如历劫。

每天被寒风吹得手脚冰凉,五官蜷缩,心冷难愈。抵达工位后,只想吃点暖和的、看点治愈的,给自己冻僵的小心脏升升温……

这不,自从上次七门推荐了《国王排名》,后台竟然开始反反复复收到家人们(上班摸鱼时)的“催更”:

“七门,能不能再推荐一些适合冬天看的治愈动画,抚慰我冰冷的四肢与心灵???”

实不相瞒,本老二次元等这一刻很久了。

基于浸淫动画圈多年的丰富安利经验,我精心挑选了几部“治愈系动画”,用以抵御这个超级无敌巨冷的冬天——

有的是动画业界经久不衰的公认烫门作品;

有的是人气冷、但故事不冷的良心温作;

有的在温暖治愈背后,藏着值得叹息的特殊意义;

还有的一集接一集,陪我度过了疫情独自在北京跨年的特殊时刻……

小而轻柔,连成涟漪

在日本,人们相信着世间的“八百万神灵”。

它们大多被供设在街头山间,未必拥有实体,对人类也无大的索求,只静静守护一方土地一方人。

基于自然崇拜式的“泛灵论”,《夏目友人帐》的故事开始了。

主人公的祖母天生具备强大妖力,将自己打败的妖怪姓名,全部集写在一本“友人帐”上。拥有它,便拥有操控妖怪们的力量。

继承“友人帐”的男主夏目贵志,却决定:将这些姓名全部返还,让妖怪们重归自由。

随着名字的返还,妖怪们的回忆逐渐浮现。

透过夏目的眼睛,观众们见证人与妖之间各自动人的故事,或温暖或寂寥,或如约而至,或徒留感伤……

这部作品,大概是这份“片单”中唯一人气颇高,提名甚广的治愈界烫门之作。

《夏目友人帐》拥有易激烈的人物、故事设定,却从不致力于呈现其尖锐的蜕变过程。

与之相反,它始终散发着温暖疏离的气质,如溪水流淌,滋养因人类之间因错过而产生的干涩接口。

因此,动画孜孜不倦做了六个季度与无数剧场版,评分从未跌下过 9.0 分。

此前,剧场版《夏目友人帐~缘结空蝉~》在国内上映。

其中有一位叫闷闷坊的内向妖怪,贴着墙壁一路找来,想要取回自己的名字。这段距离于人类不过二十分钟脚程,于它却是三个月的寻寻觅觅。

当它穿越一面面墙壁,忆起那段物是人非的故事,其间“情”的浓度,于世界不过一片小小涟漪,消逝得迅速而轻柔。但比起令人苦闷压抑,这样的“小”更能令人感到慰藉。

《夏目友人帐》所做的,就是极尽人间思绪的“小”,然后把它们连成一片涟漪。

六季特别篇《铃响的残株》中,行将就木的银杏树妖

与之同类的作品,还有讲述“人与虫”的《虫师》

两作相比,《夏目》与《虫师》就像拿铁与黑咖啡之间的区别。两名主角,一位在暖色调里置身其中,一位在冷色调里旁观世事。

共通的是,他们都在讲述那些“写尽柔软,又随风而过”的故事。

青春物语,散在风中

夜晚路灯昏暗,男孩阿走独自奔跑在无人街道上。

这时,一辆自行车从侧面追来,素未谋面的男子冲他奋力大喊:“喂,你喜欢跑步吗?”

这句奇怪的对话,就是《强风吹拂》故事的开端。

阴差阳错,阿走被奇怪男子带进老旧的合租公寓,成为了这里的“第十个男人”。

“自行车男”名叫灰二,聚齐十人是为了参加日本大学生长跑比赛——“箱根驿传”,一场需要 10 名学生每人奔跑 20 公里,完成总计 217 公里的接力赛。

然而,宿舍里的大学生个性各异,一半以上没有长跑经验。

有的是田径队的逃兵,有的是体能超弱的漫画宅男;

还有神经大条的双胞胎,吸烟上瘾的留级生,毒舌精英学霸男,拒绝体育的黑人留学生……

故事结尾,这支“杂牌军团”却完成了“箱根驿传”史上最大的奇迹。

“跑步是孤独的运动,跑步者却可以不孤独。”

与其他专业类体育竞技作品相比,《强风吹拂》或许是一个业余、青涩且孤独的故事。

比起体育或比赛本身,它更多讲述的是人选择跑步、开始奔跑的意义。

长跑是一场可以选择的痛苦。跑起来的那一刻,决定权便掌握在自己手中。

拥抱未知,拥抱梦想,拥抱伙伴,也拥抱寂寞。

面迎强风,化作吹拂。

类似风格的青春物语,还有发生在校园吹奏部的群像动画《吹响悠风号》

在社团、乐队与比赛的衬托下,少女们的暧昧与决断,勇气与笨拙,拼搏与迷茫,尽显其上。

青春时,我们为未来犹疑不安,横冲直撞,幼稚又假装成熟。那时的一切都会过去,但又能永远记得。这是一生一次的绚烂与平淡。

2019 年,《吹响悠风号》的制作公司——京都动画,遭遇了一场人为大火,伤亡惨重。

在此之前,京都动画是与“治愈”“温暖”“细腻”长期绑定的名字。火灾发生时,《吹响悠风号》剧场版在日本上映尚未多久。

京都动画为世界最后完整留下的,依旧是这支“薄荷汽水”。故事里的女孩拧开瓶盖,溢出青春的碳酸。

战争之下,人性余光

去年年初,国内院线在“火灾”之后,引进了京都制作的剧场动画《紫罗兰永恒花园:永远与自动手记人偶》。

[email protected] 是这部动画的自来水,连发几条微博呼吁票房

这部作品的正传《紫罗兰永恒花园》,记述了战争人偶探寻“爱”的意义的故事。

架空年代,南北分割的战争走入终结,和平时代悠悠转来。

主角薇尔莉特,在战火中意外失去了双手,以及心中最重要的少佐。

更悲伤的是,从小被当作“战争人偶”培养长大的她,并不懂得少佐临死前说的“爱”是什么意思。

为了读懂“爱”,学会人类应有的那些情绪——

她在和平城市里穿戴好金属假肢,成为了一名专门代写书信的“自动手记人偶”。

这份工作,需要她直面伤痛的委托人,触碰他们内心深处的真挚感情。

这个过程里,薇尔莉特逐渐读懂了浪漫的价值,爱的意义,以及那些曾被战争磨灭的人性光辉……

明明有残酷冰冷的设定,血肉横飞的前史……

《紫罗兰永恒花园》却避开了一切尖锐棱角,处处包裹着温柔,浪漫,反思与人性美。

丧女失意的儿童作家,把女儿的洋伞送给了薇尔莉特

那么试想,如果故事背景再极端一点——

当人类文明走向末路,整个世界已无限趋近于“无意义”时,我们还要不要为了寻找意义而继续生存?

疫情初起那年,来自武汉的我独自在北京跨年。无数次任自己放大情绪,悲观对待一切:

在承认生活崩盘,精神颓丧之后,在面临巨大的、非个体的失败之后,在见证整个世界的脆弱面之后,我们该如何对抗内心深处的恐惧?

《少女终末旅行》,讲的便是这样一个非常规“治愈”故事。

在这个世界,战争已经摧毁一切。人类文明行将就木,甚至连人类都没剩下几个了。

主角的两位小女孩,从小就会开枪,却鲜少见过纸质书,不懂得音乐为何物,也没有尝过巧克力的味道。

自出生起,她们便生活在一切尽毁的虚无世界中。

她们乘坐一辆坦克车,游走在荒芜的世界之间,寻找人留下的痕迹。

砸开水管里的水洗澡,在空无一人的世界看星星,用头盔和水瓶配合雨滴创造音乐,为拯救小鱼毁灭精密的人工机器……

没有人类的世界,留下了战争的残垣断壁,也留下了思想划过的痕迹。

这里有绝望,但也有美丽。

再早许多,还有一部名叫《奇诺之旅》的公路物语动画。

奇诺来自“大人之国”,当地规定小孩在 12 岁必须接受手术,被迫成为“大人”。

为了逃离这个诅咒,她骑上摩托成为了旅行者。每次只在同一个地方待三天,三天后便前往寻找下一个居所。

在这场不间断的旅行里,奇诺见证了世界各地、各式各样的善与恶,文明与荒诞。

无论发生了怎样的动人故事,经历了如何激烈的思想较量,一车一人都将在三天后踏上旅途,继续行走天涯。

这种温善的稳定,或许就是“治愈”故事于人生的治愈之处。

无论过去怎样,无论前路如何;

无论生活曲折,无论世界残酷——

未来,仍将继续。

温吞的,平淡的,充满希望地继续下去。

最后,以《少女终末旅行》的一首歌作结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