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

这么多年了,于正还在原地打转呢?

发布时间:2021-11-24 21:06:41   来源:8号风曝    

有这么一个人,85后小花如果没有拍过他的剧,那一定是不够火。

他就是人称“死丫头”的于正。

在流量时代开启之前,谁能拍上于正的电视剧,谁就是当下的人气代表。

只可惜现在的于正已经在跑偏的路上越走越远,“于正剧”也不再是顶流标配。

01爆剧终结

宁静之前曾说,于正的剧拍一部火一部,不给钱都有演员贴着去。

但近几年,于正的剧却都悄然无声的扑了。

于正真的已经落伍了吗?没有,他还是很懂得迎合时代而变化的。

比如在双男主cp霸占多年的国产剧中,于正另辟捷径,开始了他的双女主剧时代。

“纯元皇后”蒋勤勤时隔多年又出演古装剧,和杨蓉在剧中组成了宿敌cp。 可这部新颖题材的双女主剧,却没能成为爆剧。

于正《当家主母》11月8日开播后在三家分流的情况下播放量突破2亿,数据大好。

可是它的口碑评分却只有5.2分,观众对其也满是吐槽。

光是剧中男女主的搭配看起来就十分违和,徐海乔和蒋勤勤之间不像夫妻,更像是差了一个辈的母子。

剧中的滤镜也仍旧是一如既往的“莫兰迪色调”,整体画面看起来比较压抑。

“纯元”蒋勤勤多年后再演古装,本身就吸引了一大批观众,可在剧中她的古装扮相却不尽人意。

《当家主母》的故事年代是清朝中期,剧中女性的发饰大多是“中分”造型。

有“古装美人”之称的蒋勤勤,剧中的妆发在深灰色“莫兰迪滤镜”的作用下,也衬托的略显老态。

于正的上一部剧《玉楼春》也是同样的莫兰迪色调滤镜,剧情设定方面碰瓷《红楼梦》,整体人物设定看起来像“贾家大院的低配版”。

《玉楼春》像是一个大杂烩,故事发生的背景是在明朝,剧中礼仪、服饰等等严格的按照了明朝还原,只是后续改成了架空的朝代。

剧中男主孙玉楼和女主林少春的对话中居然有“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样的诗句。

这句话出自弘一法师李叔同的《晚晴集》,从时间上压根就对不上。

在剧情上,林家嬷嬷在大义面前忍痛让自己的女儿替女主去死,搞“身份互换”那一套狗血套路。

早些年,于正的这一套一直很受观众喜欢。

于正的《宫锁心玉》一把捧红了杨幂、佟丽娅,成为年度爆剧,剧中的“宫斗”、“三角恋”狗血情节也能让观众沉浸在晴川和八阿哥的爱恨情仇里。

但是现在再去看这部剧,发现很多剧情都经不起推敲。

比如冯绍峰饰演的八阿哥,为了救晴川选择自杀,用旗杆狠狠的扎自己的肚子弄成重伤。

俩人互相洒泪深情流露之后,居然好像没事人一样,伤口的后续也没呈现。

自从《宫锁心玉》后,阿宝色滤镜成为当时国产剧的宠儿。

于正的《美人心计》、《宫锁珠帘》、《陆贞传奇》等等也都延续了阿宝色滤镜,这种高饱和度的整体基调曾一度成为爆剧必备。

于正由“阿宝色”转变为现在的“莫兰迪色”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在2017年,由于正担任制作人的《凤囚凰》开播,作为古装大IP,本身就有一部分原著粉,还有关晓彤、宋威龙等流量明星的加持,可这部剧就是扑了。

魔改的造型和狗血的感情套路,让网友们吐槽“即使是这么好的故事,一到了于妈手里还是成为了雷剧。”

可《凤囚凰》整体的滤镜氛围却让人觉得眼前一亮,在当时都是鲜艳饱和度的古装爱情片中脱颖而出。

于是2018年大火的《延禧攻略》,就采用了莫兰迪色系的滤镜。

让观众们见识到电视剧的另一种样子,剧中的人物妆容具有高级感,整体画面显得十分低调奢华。

《延禧宫略》成为当年爆剧的原因除了滤镜因素,女主的人设也是在当时国产剧中比较少见的类型。

看惯了“圣母心玛丽苏”的傻白甜,观众们自然被剧中魏璎珞睚眦必报的性格吸引,整部电视剧就像是一部爽文女主奋斗史,把人带入女主角的升级打怪情节。

尝到甜头的于正,开始不断“吃老本”。

于正出品的“莫兰迪色系”已经连续糊了,《皓镧传》《烈火军校》《鬓边不是海棠红》《玉楼春》,几乎出一部扑一部。

除了滤镜的模式化,剧情也接连被吐槽,观众认为于正的想法已经跟不上现代女性观众的脚步。

于正本就是靠着女性题材火起来的,像《美人心计》、《陆贞传奇》和《延禧宫略》等等,都是靠着“大女主”的内核加上狗血的爱情纠纷成为戏剧冲突点,他所有的作品大多离不开狗血的内核。

在陆贞、窦漪房、魏璎珞这些女主的奋斗史上都离不开男人的帮助,剧中的爱情线成为整部剧的主线。

国产剧越来越多的今天,观众的审美和观影意识都已经得到很大的提高,于正曾赖以生存的“女性题材+狗血爱情”模式剧就成了“雷剧”。

02抄袭风波

于正在《宫锁心玉》大爆后乘胜追击,又出了两部《宫》系列剧。

其中《宫锁连城》成为于正电视剧的口碑污点,被指抄袭。

早在电视剧《宫锁连城》播出时,就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剧中很多剧情都和《梅花烙》极为相似。

后来,于正的抄袭遭到了原作者抵制。

2014年,琼瑶通过新剧《花非花雾非雾》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琼瑶写给广电总局的一封公开信》的文章。

琼瑶在文中指责于正的《宫锁珠帘》抄袭自己的《梅花烙》,而于正则是极力否认自己抄袭,还说作为小辈,自己一直在向琼瑶学习。

甚至当《宫锁连城》中的演员戴娇倩在采访中说,剧情就是借鉴《梅花烙》时,于正直接在微博开喷她心机重、爱炒作。

然而打脸来的太快,法院判决于正的侵权行为,并且罚款500万。《人民日报》评价于正抄袭事件,称法律不容“文贼”。

可于正还是一直不承认抄袭,2018年《法制日报》刊登了这起事件,并对于正进行了批评。

本事件就这样结束了,而2020年的最后一天,于正在微博上承认了对于《梅花烙》的抄袭行为,并且表示道歉。

只可惜这道歉迟到了6年,人们已经对于正失去了包容心。

而于正的抄袭风波除了被告,还有他怼别人抄袭自家。于正在微博发文称TFBOYS的造型撞型《半妖倾城》中自家女演员何瑞贤的黑羽毛造型,并且说这个网络时代还是流量为王,自己得不到公平。

而这时就有网友站出来说,早在《半妖倾城》之前自己就看过这个造型,这明明是宫崎骏电影《哈尔的移动城堡》中的一张图。

于正不光没得到他所谓的“公平”,反而落下了“爱蹭”的名声。

剧外的炒作比剧情还要精彩,观众自然更不会为他的剧买单。

近年来的于正剧都是统一的低饱和度滤镜、追求快节奏的剧情,没有逻辑的情感纠结,每个人物都经不起细挖。

于正仿佛还认为“高级感”、“女性向”再加一点中国元素就能拼凑出一部爆剧。

只可惜再多的噱头都比不上用心的创造,值得推敲的剧情才是观众们愿意看的。

观众已经不是当初的观众了,而于正却还在原地打转。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