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

世界新动态:私荐||周公子炫富,小城二代们的虚妄生活纪录

发布时间:2022-08-03 16:08:35   来源:凤凰网    

作者:晚睡。

我这几天的快乐都是周公子给的。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别误会,我说的周公子不是周迅,而是因在友圈炫富而名声大噪的那位周劼,周公子。

看他的朋友圈,真是我的快乐源泉。

相比很多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会努力证明自己有真材实料,并非只会“拼爹”,周公子实诚多了,简直有一种令人掉泪的坦荡,“我知道我不行,我知道我是废材,但是我爹行,我大伯三伯行……”

野百合也有春天,一个废材终于熬出头了,必须昭告天下,扬眉吐气。

说周公子炫富并不确切,毕竟用苹果相机,系LV皮带,穿Lacoste在大城市真的不算什么炫富,就正常平时穿的,但也许在小城算是啊,一千多的T恤,八百多的鞋随便买,在小城里也算是比较富裕的行为了。

周公子当然志也不在这个,在接连几弹微信截图中,周公子炫得最多的还是他家的社会地位,以及他们家族所结识的各路人脉资源。

这也许是带着他刚从小城挺进省城的无比喜悦,无论是副省长递上的那根烟,还是住在隔壁的副市长,又或者帮助父亲晋升说好话的董事长,都证明周公子在此城特殊的尊贵的社会地位。

能有资格出现在周公子朋友圈的人,都是有头有脸有官衔有级别的,个别领导还附有百度百科,副职主持工作的也要标注在括弧中,比组织部门都要专业和严谨,这说明这些人的官衔是周公子最为注意,也最为看重的东西。

可能他身边的人都是这样想的,但大家都没有说出来,只有实诚的周公子一一说清楚了这后面的关节,老同学和老领导不算什么,市长的公子才是重中之重,点题都在此了,是的,权力,才是周公子这一类小城二代们最为关注,最为着紧的东西,这些才是他们生活里最显赫的东西,所有重要人物都在他的关系网里。

周公子对于权力的膜拜到了什么程度呢?

已然到了内化的程度,不加思索就按职位来安排他们的次序,即使在朋友圈也严格遵守官场的规则,三伯比大伯官大,所以被提及和答谢的时候三伯总是排在大伯之前。

俗话说,细节是魔鬼,周公子的朋友圈之所以让人产生极大的兴趣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他有大量结实的细节,这是编不出来,这也成就了他在炫富江湖独步天下的绝枝,他用细节打败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虚浮用户。

他炫耀得无比的细致,和谁吃了饭,和谁握了手,买了多贵的衣服,家里有几套房产,永远有图有真相,连购房合同、饭局合影都要拍上来。

只可惜他在炫耀的时候欠缺点文化,自比为严嵩、严世藩父子这对著名的父子奸臣,跟《我爱我家》的和平似的,说自己是和珅的第多少代外孙女,为了自诩自己是有来历的,而顾不上是非善恶了。

非常肤浅,非常讨人厌,非常可笑,但,非常真实。

现实中这种在拼资源的人非常多,区别就在于很多人懂得低调,肉埋在碗里吃,而周公子却端着碗四处炫耀,一边吃肉一边吧唧嘴。

[email protected],从周公子的朋友圈中抽丝剥茧,花费大量时间整理出了周氏家族任职单位图谱和周劼朋友圈人物图谱。

图源:江南太史公

周公子炫富的重要性之一:小城门阀严酷配制

周公子自己提供了这些详实的素材,活该倒霉,活该被举报,不过如果不是他为我们揭开了这隐秘一页,我们还不懂得当代小城门阀系统是如何形成的。

算起来,周公子的长辈们官职并不高,最大的也才是正处级干部。但他们常年来互相提携,彼此拉扯,盘踞了几乎江西省交通系统所有的重要岗位。

一家子都在交通口,已经实现了权力的代际传承。

图源:江南太史公

交通系统本就是实权部门,油水大,方便捞钱,而权力是可以变现的,反过来有钱也可以购买权力,不要小看周家的几个处级干部,一圈转下来,他们能够产生的能量绝对不可小觑。

比如周公子入职的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江西省第一大国资公司,注册资金6亿,资产规模在2021年是2000亿左右,最近正在搞重大资产重组,之后资产规模将达到8000亿。

官网上的招聘条件非常严苛,要求有基金从业资格、通过司法考试、FRM\CPA证书等,薪酬80-120万,学渣周公子明显没有这些硬实力,那软实力靠的是谁?

官方初步调查后说周父提职符合规程,当然会符合了,他们早就把这些东西研究得明明白白的,怎么可能在程序上犯低级错误呢。

上滑查看全部

当小镇做题家们十几年辛辛苦苦寒窗苦读,好不容易积累出一点竞争的实力,很多有权有势的二代早已经在背后把蛋糕切分完毕。

周公子的朋友圈是如同《红楼梦》中门子抄录的那份护官符,官官相护,根系深厚,彼此勾连,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要不教员他老人家特别推荐《红楼梦》呢,曹雪芹写的不是小说,写的是中国历史循环往复的规律。

关于这个话题不多说了。

周公子炫富的重要性之二:

小城逼仄现实造就的虚妄生活

还是转回我的本行,说说周公子这个人。

有一个问题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周公子在很长一段时间发这样赤祼祼的朋友圈,却没有父母和身边人提醒他?

其实真相是这样的:

他这些朋友圈屏蔽了父母和同事,只是发给他想要追求的那些女生们看,也就是说这是他做为一个小城官二代最拿得出手的追求资本,公孔雀追求雌性要抖动庞大的后羽,而周公子追求雌性则要抖动庞大的后台关系,想不到在南昌人类社会的雄性追求雌性的活动已然沦落成这个样子,不显示肌肉不显示帅度,甚至不太显示有钱,只是显示权力,就可以达到了让雌性臣服的地步——在周公子的恋爱思维世界里,充分显示了他最信服的真理:权力才是最大的春药。

所以在不同的爆料中,他的微信名字都不一样,有“周劼”,也有“周杰”,还有“周吉利”,说明很多女孩子与他根本不熟,只知道名字的读音而已。

为了追求女孩子,他这只拖着庞大后台的公孔雀努力给自己塑造了一个走到哪里都受人敬仰,处处都在享受特权的人设,并毫不讳言自己所获得的财富和地位是托赖父辈的荫庇。

像他这样一个三本毕业的学渣(没有说三本都是学渣的意思,只限他本人),能进到必须人大硕士才能进的国企肥缺岗位,靠的就是有后台。

▲周公子的毕业院校为华东交通大学理工学院,学校的分数线很低,他的大学成绩单,多数也就是刚及格。

▲按他的说法,之所以能进入国企光速升迁,是因为公司财务处长阙总从他初中时就关注到了他的高情商。

他就像一只骄傲于自己开屏的孔雀一样,觉得这些东西是他身上最华丽最性感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必须全面全方位地展示一下。

▲周郎名言:花钱的事儿别找他,能花钱办成的事儿没意思,哥们都是靠关系的。

表面上看,他炫的是自己,实际上炫的是他父辈的权力和他们给他交织出的人脉网络。

一个人得对自己多么没有自信,才会以这种肤浅的方式为自己脸上贴金。

这样不仅达不到吸引异性的目的,还会叫人觉得他根本就是个毫无内涵的奇葩。

周公子太不了解现代女性了,他以为这些女性和他混在体制的那些男人一样,全部以职位来决定自己的膜拜程度,女性没有这么社会化,也没有这么土,有些聪明的女孩子闻到了危险的气息,因此还受到了强烈的惊吓,“这样不会被抓起来吗?”

根据周劼的同学爆料,他是个被父母极度娇惯的孩子,可以理解,这是在一个家风不正的家庭中的必然。

被娇惯的儿童会形成一个错觉,总是期待别人把他的愿望当成是命令看他,觉得与众不同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利。

但走出家庭,现实给予了他不同的答案,他一无所成,学业一塌糊涂,并没有能力获得他所想像的特殊待遇。

除了躲在父辈的荫庇下,他找不到自信心的来源,长此以往,父辈的保护成了他无法突破的阴影,无论外表看起来多么嚣张,他的底色都是自卑的。

被宠坏而又自卑的孩子,他们的需求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非常渴望认同和被关注,另外一方面又只习惯奉承和谄媚。

这让他们变得自私、浮夸、色厉内荏,总是不断追求和创造在普通人面前的优越感。

优越感是对自卑的补偿,但并不能够解决真正自卑问题。

正如周公子从来不知道自己成了那些他所喜欢的女生的笑料,即使把他父辈的所有成就都叠加起来,也不能改变他是一个loser的事实。

提醒所有未婚女生,如果遇到这样喜欢炫耀的男人追求,千万要快步跑开。

即使那些炫耀的东西都是真的,他们个人也基本上都是吞噬能量的黑洞,很难成为合格的伴侣。

周公子炫富事件叫我有喜有悲。

喜的是虽然周公子的父辈们苦心经营,可还是难以改良基因,照样养出这么一个二货。

可见命运还是公平的。

悲的是即使这样一个二货,也干掉无数小镇做题家混得人模狗样。

可见人生并没有真正的公平可言。

其实,早在十二年前的2010年年,北大社会学博士冯军旗在中部某农业县挂职两年,写出25万字的博士论文《中县干部》的博士论文顺利通过答辩,并获得了高度评价。

依照学术惯例,论文中的人名与地名均应进行技术处理。冯军旗将这个地方命名为“中县”,意为“县里的中国”(依据这篇论文,本报道中所涉及的市、县、乡镇名及当地人名均为化名)。

事实上,这个位于中原腹地的农业县只是中国2000多个县中普通的一个,人口80余万,GDP排在省里所有县的40多位。在这个每800人便会产生一个副科级及以上干部的县里,他根据一个家族“出干部”的多少,统计出了21个政治“大家族”(副科级及以上超过5人)和140个政治“小家族”(副科级及以上2~5人)。他搜罗了这个县1013名副科级及以上干部的简历,寻找他们升迁路上的“奥秘”,他采访最后一个对象,县里的一把手是这样回答他的:

“你总问人家是怎么升上来的,这怎么好讲呢?”办公桌的一端,县委书记林庆生皱着眉头提醒,“小冯,有些事情能说不能做,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

是 的,这样 的小城还有很多,活在这种状态的二代还有很多,他们在他们虚妄的生活里如鱼得水地活着,他们膜拜权力,编织关系网,一代传一代,他们默默地买六套房,身家过亿,开玛莎拉蒂……人模狗样觉得自己掌握了小城里所有的命脉和关系,他们与周公子的区别只在于,他们从来不明说。

假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真不真,还得看周公子的朋友圈。

关键词: